black—w

#农丞#《海岛新娘》(短/完)

农最后的“我说到做到的哦”戳中我的心窝了

毕竟头顶西兰花。:

海岛新娘


 


*丞花我们结婚系列文三


 


*杜撰,请勿上升。


 


*CP:农丞


*BGM:无言花 -- 江蕙


 


                    海上的明月听得见,叠起的浪潮听得见,那颗明亮的珍珠听得见,整片岛屿都能听见,我说的爱你。如果你也爱我,可不可以做我的新娘?


 


 


-001


 


“我再也不要相信你了!”


 


夜晚的海滩泛着蓝荧荧的光华,叠起的海潮托起一轮明月,一波一波将月光打碎又拼凑起来,流淌的月色浮在海面上,起起落落,潮水推动的声音悠远绵长。海风细碎,带着浅淡的咸腥味道。


 


陈立农攥着自己又没及格的卷子,气呼呼地指着涯边的雕像:“你一点也不管用!”


 


他瞪着眼瞧着那尊雕像,雕刻的有一些粗劣,在海边长年经受雨打风吹,有的地方已经有些剥落,露出颜色浅淡的碎石。月色流转,落到雕像头冠上的那颗珍珠上头,晃动着剔透晶莹的光。


 


村里的老人说,这是我们的海岛新娘,是我们的福祉,是上天的恩赐。她会保佑我们的小村庄,实现每一个人的心愿。


 


海岛新娘穿着花纹简单的短衣,胸前挂着一枚长命锁。长裙翻飞,上面缀满了银片和羽毛。她赤足而立,脚腕上缠绕着几根细线,一枚铃铛缀在上面。她的发冠上开满了花,正中间有一枚珍珠,这是这雕像上唯一不是石头的东西,但人人都敬爱她,没有人会有偷盗的想法。


 


她捻着一张纱巾,目光投向远方,唇角微微弯起。似乎不是很生动,但姑且也算一个温柔的微笑。


 


多么美丽啊,海岛新娘。


 


可是——。


 


她根本不会实现别人的心愿!


 


陈立农愤愤地想。


 


自从上了高中,每次考试之前他都会来这里,虔诚地向海岛新娘许下一个“考试满分”的心愿。但每一次不仅不是满分,还都是——,不及格。实在是太令人生气了,仿佛他不是这个渔村的村民,不能被海岛新娘守护一样。


 


可生气归生气,他还是得带着这张不及格的试卷回去领罚。他咬牙切齿的转过身,欲哭无泪。


 


月色逐流,他的身影被拉得很长。


 


海岛新娘的身影也被拉得很长。


 


很长,渐渐晕染成一个光晕。陈立农一愣,呆呆停住脚步,看见地上投映出的一团光环,随后他听见身后传来毕毕剥剥的声响。


 


“陈立农你这个大白痴!自己不好好学习只知道指望我帮你考高分!我国中刚毕业哪里会做高中的题!”


 


……啊?


 


这是一个清朗的少年的声音,还带着一点奶气,明明是嗔怪的话语,不知为何又显出一点可爱。


 


陈立农呆住了,他僵硬地转过头。


 


看见一片月色之下,海岛新娘抓着纱巾,叉着腰,鼓着脸。


 


在瞪他。


 


-002


 


陈立农已经十七岁了。


 


过了相信美人鱼的年纪,也不再觉得自己会成为那个跨越荆棘森林吻醒公主的英俊王子。


 


如果再和他说什么雕像会变成人的故事,他也只会露出一个有一点傻气的笑容,但心里只有一句话:我才不信。


 


好了,现在被打脸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海岛新娘从雕像化成了活生生的人。


 


但是这似乎不是最让人震惊的。


 


整整十七年来陈立农都把海岛新娘当成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小时候他还抱着人家的腿喊姐姐,结果突然有一天,活了的海岛新娘……,说出口的话,声音是——,男孩子的声音?!


 


陈立农目瞪口呆。


 


海岛新娘步履轻盈,像一道光,她——,什么啦,是他!他皱着两道好看的眉毛,走到陈立农面前,纤长的手指用力戳了戳陈立农的胸膛,仰起脸来撇着嘴说:“哼!真是个大白痴!”


 


陈立农:……。


 


陈立农:呃……,对不起,我不知道你国中刚毕业……。


 


海岛新娘冷哼一声:“一点都不了解我!就知道向我许愿什么考试及格,我才不管——!”


 


他忽然也愣住了,堪堪收住话头,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瞧着陈立农。


 


“你你你你你!”他一脸惊慌,头上的花朵都一抖一抖的,匆匆往后退了两部,他不可置信道,“你看得见我?!”


 


陈立农也慌了:“那那那其实我应该看不到?要不、要不你重来一次?”


 


“你果然是个白痴!你怎么不早点说你看得见我!”


 


“我……,我也是刚看见啊。”陈立农小心翼翼地说,“我听见声音了,一回头就……。”


 


“我还以为你回过头是和我道歉呢。”海岛新娘苦着脸说,“你怎么会看见我呢?”


 


“我、我也不知道啊……。”


 


“刚刚真是太丢脸了……,我干嘛要做这种事情啊!戳别人的胸膛什么的,真是……。”他不理陈立农,自顾自地蹲下身,在月光下看起来只有小小的一团,有点可爱,还有点可怜。


 


陈立农眨眨眼,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他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啊,是真的疼!


 


所以海岛新娘,不仅是真的存在的,他还是个——,男孩子。


 


一个……,有点可爱的男孩子。


 


他的心忽然一动,又一下子紧张起来。既然海岛新娘是真的存在的,那自己说的那些话,他肯定都听见了吧!明明是大家又敬又爱的存在,自己怎么能说那样过分的话啊。而且就像海岛新娘说的那样,这种事情,明明该他自己努力吧!更何况听他的意思,他也想帮自己来着,只是……,国中的知识,到底是和高中有区别的啊。


 


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陈立农心中生出无限悔意。轻轻蹲到他身边,陈立农小声道:“对不起,我……,我以后会努力学习的,你不要生气。我不该对你说这种话,我还以为你是不存在的呢。”


 


想了想,他又说:“我觉得你做什么,都很好。”


 


虽然是个穿了女装的男神。


 


海岛新娘愣住了,抬起脸来看了他一眼,随后轻轻伸出手,缓缓地捧住了陈立农的脸。


 


“你为什么会看见我呢?”他犹豫着开口,眼睛很亮,但又带了一点迷茫,“或许,你就是被选中的……。”


 


-003


 


第二天被妈妈拧着耳朵拉起来的时候,陈立农还觉得自己在做梦。


 


“考那么差劲还敢睡懒觉!赶紧给我做功课!”


 


陈立农用力的眨着眼,盯着昨天那张被他攥出褶皱的试卷,眼前浮现出海岛新娘的模样。


 


圆圆的眼睛,盛着一整夜的星光。


 


他是真的存在的吗?


 


那个戳着自己胸膛的少年,捧着自己的脸的少年,是真的存在的吗?


 


他又开始沉思了。


 


那一团月色就像是一个无边的虚幻的梦。陈立农看着面前的教辅资料,思绪混乱,一个字也写不出来。海岛新娘,虽然被叫做“新娘”,可却是一个令他难以忘怀的少年郎。


 


陈立农莫名有些烦躁。


 


这千万不要是一场梦啊。


 


因为那落在胸膛上的感觉是如此清晰,捧住他的脸的手是那样的冰凉。他朝他笑起来时,眉眼弯弯的。他那时候还在犹豫着要不要相信,可是自己掐了自己的大腿,也是真的疼。


 


人这一生,有多大的可能,能看见陪伴自己长大的雕像变成人呢?


 


当他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就喜欢跑到海崖上,仰起脸看着美丽的海岛新娘。他在阿妈的怀里,奶声奶气地说海岛新凉吼吼看,阿母笑着纠正他的发音,说那是新娘子呀。他眨巴眨巴眼睛,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咿咿呀呀的说,这是农农的新凉子!长大了一些,他和小伙伴们跑在沙滩上,夕阳浓郁,找的珠贝闪闪发亮。他一扭头,就看见海岛新娘站在那里,身子妙曼,像是在等他的新郎。于是他回了家,一面等着开饭,一面一本正经地说,以后我要娶一个像海岛新娘那样好看的新娘子。


 


村民们都说,有愿望,就和海岛新娘说,一定会实现的。


 


于是直到现在,他有什么心愿,都还是会和海岛新娘讲。小时候总觉得什么心愿都会被满足,长大了意识到有些会被实现,有些其实并不能。但每一次望着海岛新娘漂亮的眉眼许愿时,心里都会很满足,有了安全感。


 


现在他十七岁了。


 


他见到了,会动的,会说话的海岛新娘。


 


这是命中注定吗?还是说,就像海岛新娘未说完的那一句话,他是被选中的……。


 


他是被选中的,海岛新娘的新郎吗?


 


陈立农的脸腾的红了,为自己这有些不负责的脑补。


 


他的心里忽然涌上一阵热浪,席卷而来,将他从头到尾的盖住了,几乎是不受控制一般,他站起身来往背包里装了很多零食水果,还有他喜欢的漫画书。在熬过了这一日之后,夜幕降临时,他小心翼翼地翻出了窗。


 


昨晚,海岛新娘的话还没有说完,一缕流云便将明月遮蔽住了。月色暗淡,海岛新娘也消失了。他再抬头去看,只有那沉默的雕像了。他摸了摸雕像的纱巾,凉凉的,好像还带着一点海水的潮湿感。


 


如果我们真的有缘的话,陈立农想,请让我再见你一次吧。


 


-004


 


月亮又圆又大,光亮一层一层的晕染开,化成了一个个圆环。


 


浪花雪白,拥挤到沙滩上。


 


陈立农盘腿坐在地上,看着海岛新娘吃凤梨酥。


 


他的小脸鼓鼓的,像是溜进御膳房的小猫咪。


 


“好好吃呀,”海岛新娘说,“你下次可以再给我带一点吗?”


 


陈立农笑弯了眼睛:“好呀。”


 


他和他,果然是有缘分啊。


 


他刚刚走上海崖,便看见海岛新娘躲在雕塑后面偷偷看他。他走近一点,举起手里大大的背包:“你要不要吃呢?”


 


想不到海岛新娘真的吃了。


 


原来守护神也真的会吃人类的食物啊。


 


他自我介绍道:“我可以和你认识一下吗,我叫——。”


 


海岛新娘头也不抬:“我知道你!你叫陈立农,你还说我是你的新娘子呢。”


 


诶呀,他果然都记得。陈立农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笑了起来。想了想他又问:“那你叫什么啊?”


 


人们总是叫他“海岛新娘”,可其实他是个男孩子呀。他一定是有自己的名字的吧,属于他自己的,一个男孩子的名字。


 


“范丞丞。”海岛新娘说,“我都快忘了这个名字了,大家总是叫我海岛新娘。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个称呼,我可是个男生。”


 


“那我以后可以叫你丞丞吗?”


 


范丞丞歪歪头看了他一眼,他一下子紧张起来,天啊,他会拒绝我吗?陈立农有点担心,但范丞丞却轻轻笑了笑:“可以,我还是比较喜欢自己的名字。”


 


潮水般的月光落在范丞丞的脸上,看起来很美,也很温柔。


 


陈立农一下子觉得流淌的月色,都变成了漫山遍野的春花。他的心雀跃起来,范丞丞继续吃那些水果零食,他像是饿了很久,终于得到了食物,被满足了,看起来颇为幸福。


 


他起初看他吃得开心,自己也很开心,但很快他意识到一件事。


 


妈祖是整片海岛的守护神,而海岛新娘是独属于整个渔村的守护神。


 


从陈立农记事起,海岛新娘就存在了。


 


可是为什么,他没有属于自己的福庙呢?为什么没有得到人们的供奉呢?


 


为什么要孤独的站在海涯上,独自去看年复一年的潮涨潮落和灿烂星河呢?


 


这十七年来,他日日都能看见海岛新娘,却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直到今天,看着吃得开心的范丞丞,他才意识到不对劲。


 


“你是在想为什么大家没有给我修建一座庙吗?”


 


范丞丞忽然说。


 


陈立农一愣:“你怎么知道的啊?”


 


范丞丞狡黠的眨眨眼:“因为农农你呀,一有什么事,从脸上就能看出来了,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啊。”


 


陈立农的心一下子停止了跃动,又迅速开始用更快的速度跳了起来。


 


他一直都在注视着我吗?


 


范丞丞擦了擦嘴边的水果汁液,轻声说:“其实很简单,因为我不是什么值得供奉的守护神。”


 


他看了陈立农一眼,继续说:“祭品是不需要供奉的。”


 


-005


 


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


 


久到陈立农的祖辈还是小孩子的时候。


 


暴雨连日,收成惨淡,渔民们也没有办法出海打鱼了。临海的地方,终日都是海浪汹涌。


 


太危险了,村民们终日提心胆颤,忧心忡忡,害怕某一日会有海啸席卷而来,有不少人都拖家带口的离开了。


 


村子里有人说,这是海神发脾气了,我们要献上祭品平息海神的怒火。


 


于是家家杀鸡宰牛,把最新鲜的水果和蔬菜都抛向水中。然后燃起高香,诚心祭拜,恳求海神大人能够饶过他们一命。


 


可是并没有用处。


 


这时又有人说,光有这些祭品不管用的,还要有人祭。


 


我们要把村子里,最美的姑娘祭献给海神,做他的新娘。


 


那时候的范丞丞,只是个国中刚刚毕业的小朋友。他像所有人一样忧心于多变的大海,却没有想到,人祭会由他家来出。


 


因为他的姐姐,就是全村最漂亮的姑娘。


 


肤如凝脂,黑发如瀑,花骨月容,多么美丽的姑娘啊。


 


他从小就失去了父母,由姐姐一手带大,那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亲人,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愿意保护他的人了。如果让他眼睁睁地看着姐姐离开,成为那海里的一缕亡魂,那与杀了他又有什么区别呢?


 


小时候他总是想,姐姐对我这样好,等我长大了,一定要加倍回报姐姐。


 


现在,他已经长大了。


 


如何能亲眼见着姐姐死去呢?


 


为了拯救整个村子里的人吗?可是在他们姐弟最为困顿的时候,并没有人来拯救他们啊。那些苦痛,明明都是姐弟一起扶持着熬过的。


 


可是不这样又能如何。他在黑暗中窥见了无数双眼睛,泛着幽幽的恶毒的绿光,那是能杀人的眼睛。


 


在姐姐被绑上祭台的前一晚,他从村医那里偷了药,混在饭菜里,姐姐将一觉睡到祭典结束。而他,将穿上新娘的装束,替姐姐跳入那无垠的大海。他那时候还没有发育完全,掩着面,没有人觉得不对。或许就算有人觉得不对,也不会出来制止了,只要有人愿意牺牲自己,就足够了。


 


当他沉入冰冷的海底时,似乎听见了瓢泼的雨声。


 


海神说,天色诡谲都是上天的安排,不是我发了脾气,我也不需要祭品。如果你们能多等一天就好了,明天,天就正常了。


 


他看见自己的身子在海中飘荡着,几乎快要消失了。


 


可是,海神说给他听得这些话,他又该说给谁听呢?人们不会关心的,他们只会在明日天光大好的时候,感谢上天,感谢海神,然后庆幸自己是多么的智慧,祭献了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就能保全自己。


 


他保护了所有人。


 


但没有人会保护他了。


 


海神同情他的遭遇,问他有没有什么心愿。他说自己不想再回到人间了,但是想时时刻刻陪在姐姐身边。于是海神施法入了村长的梦,命他在海崖处修一个雕像,来纪念海岛新娘的牺牲,而范丞丞的魂魄进入了那个雕像,从此以后与雕像同体。


 


海神很凶,要村长给他的“新娘”戴上最美的珍珠。


 


可这又有什么用呢?


 


大家也只当他是个祭品而已,没有人会为祭品大兴土木修一间庙的。他们依旧只会无度索求,告诉后人,这是海岛新娘,能把我们的心愿传递给上苍,然后无私的替我们实现,大家赶快向他许愿吧。


 


人们总要神爱世人。


 


但不是世上所有人,都爱神。


 


-006


 


范丞丞一面吃,一面说,声音没有波澜,看起来似乎已经不在意了。


 


可是陈立农却听得快要落泪。


 


他没忍住,把范丞丞揽到了怀里。


 


“没关系呀,丞丞,是你保护我长大的,”他轻声却无比温和的说,“怎么会没有人保护你呢?以后,就让我来保护你吧。”


 


月光落在他们衣上。


 


泛起一阵潮湿。


 


范丞丞微微垂眼,小声说了一句什么。陈立农没有听清,问他说了什么。


 


范丞丞眨眨眼:“我说,你明天可不可以再给我带一点这个辣条啊?”


 


陈立农把他抱得更紧了。


 


“当然可以啊。”


 


月亮下,他笑得像太阳。


 


-007


 


陈立农果然说到做到。


 


那之后,他几乎每天都会来找范丞丞,给他带许多许多好吃的,他的零花钱快见底了,就求阿母给他做。阿母奇怪的问,干嘛吃这么多啊,他笑嘻嘻的说,我在努力学习嘛,好废脑子的哦。


 


他还给范丞丞带漫画书,但是范丞丞看不懂那些字,于是他就给范丞丞绘声绘色的描述那些故事。星光下,范丞丞的仰着脸看他,大眼睛里写满了好奇。他听得很认真,可陈立农一看见他的模样,心就一动,一下子就忘了想说什么了。


 


也讨论过为什么陈立农现在可以看见范丞丞。


 


陈立农想不出来,范丞丞说,算了,能看见或许就是缘分吧,不要总是问缘分为什么会成为缘分了。


 


于是陈立农便笑起来,开心地点点头,说嗯。


 


是缘分啊。


 


陈立农问起那天晚上范丞丞为什么突然就消失了,又问他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是被选中的什么?”


 


范丞丞不答,只是说:“我那天太惊讶了,你把我吓坏了,就溜掉了。”


 


“唔,这样啊。那我究竟是被选中的什么?”


 


“你带昨天我说好吃的那个松饼了吗?”


 


“带了,来,给。所以我究竟是被选中的什么啊。”


 


“诶呀,”范丞丞瞪他,“陈立农,你好烦哦。”


 


陈立农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抱着他说:“好吧,如果丞丞不想说我就不问了。不过,我是不是被选中的,丞丞的新郎呢?”


 


范丞丞不说话,可陈立农看见他的耳尖红了起来。


 


嘿嘿。


 


于是他把他抱得更紧了。


 


“我好喜欢丞丞啊,”他满心欢喜地说,“我真想永远永远,都和你在一起。”


 


“永远保护你,永远给你带凤梨酥吃。”


 


“如果你真的可以成为我的新娘,我一定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他轻轻阖上眼,呢喃道。


 


范丞丞没有回答,只是感觉到了那落在自己皮肤上的温度,一点点渗透到了他的魂魄深处。


 


-008


 


星期三去上学时,天气闷闷的。


 


路过水果店,陈立农买了一个超级大的芒果。


 


很香,范丞丞一定会喜欢的。一想到那人开心的笑容,陈立农也开心了起来。


 


下午只有一堂课,陈立农翘掉了社团活动,骑上自行车朝着海崖飞去。一路上看见许多飞鸟掠过他的头顶,近海的地方,滚起雪白色的泡沫。


 


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好像是……。


 


他的瞳孔瞬间放大。


 


掀起的巨大的水墙,撕扯而来。


 


是海啸!


 


他听见无数尖叫声,被汹涌的海水打散,成为悲哀的低鸣和呜咽。他一下子慌了神,范丞丞,范丞丞……,范丞丞还在海边啊!那雕像就是范丞丞啊!


 


他会跑吗?他看得懂这是海啸吗?


 


他一个人,一个人在那海崖上,看见那席卷的海浪,会不会想起曾经那些不好的回忆?他多么孤独啊,他一定很害怕吧?这么多年了,他都是一个人,看见了那么多的星辰湮灭,岁月变迁,没有人保护他的时候,他一定会难过的。


 


但是,现在。


 


别怕,丞丞。


 


大颗大颗的眼泪从陈立农眼睛里飞出去,狂风卷起他的衣衫,他听见身后有人喊他的名字,要他不要靠近海,要他快回来。可他谁的声音都不想听见,此时此刻,他只想飞到范丞丞的身边。


 


他答应了他,他向他许诺,他说,我会保护你的。


 


所以,别怕,丞丞,我一定会来到你的身边的。


 


海崖上,范丞丞背影寂寥,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刻,他被陈立农紧紧搂紧了怀里。


 


他一愣:“你疯了吗!”


 


海浪兜头而来,从头到脚将他们淹没了。强烈的窒息感让陈立农有一瞬间的晕眩,海水好冷,可是他们的怀抱却那么温暖。


 


在失去意识之前,陈立农看见了范丞丞的眼睛,好大,好美。他头冠上的珍珠闪闪发亮。然后他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他听见自己说:


 


“我会保护你的——。”


 


“我可是说到做到哦。”


 


-009


 


范丞丞隐去了一些细节。


 


比如,其实他的姐姐之所为被选为祭品,不仅仅是因为她的美貌,还因为在村长儿子的强娶面前,她态度坚决的拒绝了。于是对方恼羞成怒,决定趁这个时机展开报复,逼迫她去死。


 


又比如,海神不仅仅帮助他化成了雕像,他还答应了他想要报复这个村子的心愿。


 


“神不需要祭品,神也不会实现那些贪得无厌的愿望。”海神说,“神同样不会爱所有世人,但当他们遇见了愿意爱的世人,无论他们许下了多么荒唐心愿,神都愿意为他们实现。”


 


想不努力学习就考满分,贪得无厌。


 


毁了这个村庄,报复他们当初对自己和姐姐的伤害,有些荒唐。


 


但又能如何呢。


 


海神说:“你应该得到神的眷顾,神会为你选中一个,独属于你的信徒。无论你是守护神还是极品,他都会保护,爱你。”


 


“当合适的时候到了,他会看见你,然后用生生世世陪伴你。到那时,你再做他那‘以身相许’的新娘吧。”


 


后来,他被陈立农装进了眼中,装进了心里。


 


真奇怪啊,明明自己是看着他长大的,那时候哪里会料到,他就是自己的命定之人呢?在那个明月郎朗的夜晚,他们对视了。


 


从此,就是生生世世,都不会分离了。


 


可是他还是不信。


 


当陈立农说要保护他时,他还小声说他是骗子,虽然对方并没有听清。


 


海神说:“你依旧要报复这里吗?”


 


他说:“嗯。”


 


因为他不信,陈立农就是那个独属于他的信徒。


 


海啸这样可怕,他一定不会来的。


 


但是,为什么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忍不住难过的。或许是因为凤梨酥太好吃了吧,以后吃不多,多少会遗憾的。


 


他寂寥地想,然后听见了陈立农的呼唤。


 


他来了。


 


他是傻子吗!他为什么要来啊——!


 


而少年只是把他搂在怀里,他说:


 


 


“我会保护你的——。”


 


“我可是说到做到哦。”


 


 


那么,请让我也为你做些什么吧,让我,也来保护你吧。我不想保护世人,这一刻,我只想保护你。


 


海神说:“其实你不必放弃成为神的资格,下一世他会成为你的信徒的。”


 


“不必了,做神的话,好像就不能吃凤梨酥了。”他说,“而且还要等下一世,太久了,我想现在就和他在一起。”


 


现在就,在一起吧。


 


-010


 


陈立农生还了。


 


他不仅生还了,还救下了一个人。


 


简直是奇迹。


 


人们都说,他抱住了海岛新娘的雕像,一定是海岛新娘保护了他。于是关于海岛新娘的故事彻底改变了,人们要给为海岛新娘修一间庙了。


 


而陈立农却有点懵。


 


他怎么还能活下来呢?


 


他还救了一个人——,一个人?大家都能看见范丞丞了?!


 


他惊恐瞪大了眼,这时病房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


 


是一个穿着雪白色衬衣的少年,他的脚腕上缠绕着红线,一枚小巧的铃铛挂在上头。他朝他笑了笑,然后他说:


 


“你保护了我,我没有什么可以报答给你的,不过,”他眨着大大的眼睛,“如果你不介意我会吃很多凤梨酥的话,我愿意以身相许。”


 


 


做属于你的,海岛新娘。


 


Fin.




洗衣服的时候脑子里忽然蹦出“海岛新娘”四个字,我最近真的好喜欢让小橙成为新娘哦。本来只是小段子,忽然写成了7K+。关于神的叙述,都是我自己的理解吧,很理想化。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