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w

星辰不落海 程潇×朱正廷

高举正潇大旗!

桉易的易啊:

   这种感觉像是什么呢?像是在海中挣扎着浮出水面,还没得到片刻的喘息,又无力的坠入深渊。窒息感越发强烈,绝望袭上心头。恍惚中,好似听见那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低喃:“不要离开我”
   程潇挣扎着从梦中醒来,汗珠从脸上滑落。指尖因用力握拳而变得苍白,心跳也异常亢奋的跳动着。程潇脸上划过了一丝无奈。克制了三天不要想他,还是在梦里相遇了啊,虽然这个梦是个噩梦。
   到底过了多久呢?朱正廷不知道,自从导师合作舞台结束后,程潇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偶尔在休息的间隙,朱正廷总是不由自主望着紧闭的门,期望轻叩三下后,程潇依旧会边走进边假装严肃的对他们说,“我看看你们练的怎么样了”。可是,期望终究还是期望,程潇一直没有出现。
    再次相见竟是决赛的后台。程潇赶完韩国的通告,还没来得及换下制服短裙,又匆匆赶来。四月的天还是带有凉意的,大家都在为晚上决赛准备,后台气氛不由染上一丝紧张,程潇一路和练习生笑着加油打气,同时心里默默为他祈祷。不禁有些失神,突然,肩上一沉,被熟悉的味道包围,程潇有些惊愕,微微转身,果然,朱正廷语气生硬:“想感冒吗?穿这么少。”程潇望着他,仿佛时间静止在此刻,大衣上还残存着他的体温,就似他与她相拥。
    朱正廷也不清楚,为什么刚刚态度那么强硬,明明那么久没见,明明准备好了重新开始,可是当他看到,可以对所有人笑面如嫣的程潇,唯独看到他眼神闪躲。不由得有些吃醋。当然还有不愿意别人看到程潇穿制服短裙,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控制欲?
    程潇双手用力抓住大衣边缘,似乎紧握在手心才能证实刚才所发生的一切的存在。一想到朱正廷刚才的模样,程潇不由的嘴角上扬,还是熟悉的可温柔可霸道的朱正廷。
    思绪的蔓延,甜蜜的开始。
    那时他们才刚刚在一起,还是两个拉手都会脸红的少年少女。当程潇听说朱正廷要和自己的好闺蜜拍吻戏的时候,心里打翻了醋坛子,可不是滋味了。小女生的性子,发誓再也不要理朱正廷了。朱正廷不明所以,在碰了三次壁之后,终于明白小朋友为什么生气了,在晚饭后,强行拖到角落,程潇扭头不看他,生气的说道:“你走吧,我才不要你这个负心汉,再也不要理你了。”朱正廷忍住想笑的冲动,这个小朋友不知道此刻的她多么可爱,好想让人捏一捏脸。但朱正廷还是一本正经的保证:“潇潇,我一辈子都不会变心的,我只喜欢你。”程潇依旧赌气扭头不看他,朱正廷无奈轻笑,慢慢扶正她的头,同时低头在她嘴边轻吻,程潇错愕,朱正廷抬手捂上她的双眼,黑暗中,程潇感受到朱正廷愈发的强势,轻吮她的嘴角想要更多。程潇不自觉的回吻,让这个吻变得愈发的不可控了。最后程潇靠在朱正廷的肩上平复呼吸。朱正廷在她耳边轻喃:“潇潇,我的初吻属于你。一直都属于你,不要离开我。”
     时间开始怂恿,劝深爱的人放手。
     耳边似乎还能听见当年的承诺,嘴角似乎还残存着初吻青涩的甜蜜。可如今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他们还能回到过去吗?程潇不知道,如果当初再勇敢一点,他们是不是也不会沦落到如此田地。可惜没有如果。
    决赛舞台非常顺利,每个练习生都呈现了完美的演出。程潇也由衷的为他们高兴,同时默默祈祷朱正廷这次一定要顺利出道。
    朱正廷果然不孚众望,出道了。
    谢幕时,乐华的七个人默契的站在程潇身边,一起向大家鞠躬致谢。程潇想到,她和朱正廷也许真的越走越远了,那些甜蜜终将烟消云散,最后只能微笑着祝福彼此,眼眶就有些湿润,但还是忍住没哭。程潇怂恿自己,再靠近一点点,再靠近一点点。没有人发现,在彩带飘落的舞台,少女鼓起勇气没有压抑自己的情感,望着所爱少年的背影,终于泪眼婆娑。
   
   

评论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