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ck—w

【瑶墨】变成咸鱼了怎么办

甜的慌

蛰至春:

周日啦,要吃点甜甜的才能快乐地开始下一周啊。


希望喜欢哦w






——————————————————————






靖佩瑶 × 秦子墨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了卧室,秦子墨缓缓地睁开眼睛,准备开始了新的一天。


就在他正想坐起来伸个懒腰的时候,他发现有一股不可抗力组织了他。


 


他正被一个人抱在怀里。


秦子墨惊了,这是怎么回事,单人卧室哪里来的第二个人?秦子墨定睛一看,他正被一个人以趴着睡觉的姿势伸出的一只胳膊环绕着,而那个人的脸,正是自己。


 


可吓死咸鱼宝宝了。


秦子墨冷静了一下再看看自己,为什么自己的灵魂到了每天都抱着的咸鱼抱枕里?


这是什么操作啊!


虽然秦子墨一直秉持的观念是人生最大的遗憾就是亲不到自己帅气的脸,但此时自己的侧脸近在咫尺,作为一只咸鱼抱枕他也触手不可及。


 


谁来救救我……秦子墨很是绝望,他回想了一下,今天是正常的工作日,伯哥和奋哥应该一大早就出去拍摄了,左叶好像也要出门,瑶哥要回一趟学校。


只是自己暂时没有安排。


可是为什么自己一大早会变成一条咸鱼呢?


等等……咸鱼……


 


秦子墨再往前回想了一下,前天晚上,他们五个人在宿舍里一起以加深巩固队友情为名玩了真心话大冒险,果不其然自己第一个输了。


 


在他选择真心话以后,秦奋在赢家左叶问问题之前抢着说:“要不要发个誓什么的?”


姓秦中人在此时就是这么不给自己留情面。


秦子墨举起手竖起三根手指从善如流:“如果我说谎的话,我就变成一只咸鱼!”


 


“这算什么发誓……”白痴美大哥表示很不满。


“算了,这挺好的啊,让子墨真变成咸鱼,他会无聊死的吧。”靖佩瑶笑着打断了秦奋。


 


“好了!那我来问问题!墨哥,你现在……有没有喜欢的人呀?要说真心话哦!哈哈哈哈哈……”团宠发出了哥哥们和staff姐姐命令禁止的招牌笑声,看热闹不嫌事大地看向秦子墨。


 


一个简单的问题让秦子墨愣了半天,他的目光飘忽了一下,在大家都期待望着他的眼神里,回答了左叶的问题。


 


“没有。”


 


“真的。”


 


说完还自我肯定了一下,大家没有得到预想中的答案,有些失望,但还是兴致勃勃地准备开始下一轮。


靖佩瑶的表情不着痕迹地僵硬了一下,当然,几个人都没有发现。


除了韩沐伯敏锐地感觉到了有些不一样的气氛,认为事情并不简单。


 


再然后呢……


秦子墨惊讶的发现,他发的誓好像应验了。


他真的变成了一条咸鱼。


 


因为,他在回答问题躲避靖佩瑶的目光时,真的说谎了。


 


 


思维又回到了现实,秦子墨看着自己的本体正在呼呼大睡,面色红润,睡得很香的样子。胳膊把自己搂得紧紧的,睫毛正在微微颤动,这是做梦的表现,好像在梦里都不太安稳。


这个时候,房间门突然被推开,是靖佩瑶。他听见左叶的声音像是在大门口,朝着靖佩瑶喊了声“瑶哥我先走啦”。


靖佩瑶应了声:“好,我也马上就出门了。”


 


秦子墨激动了起来,他很想大喊自己变成咸鱼了瑶哥快救救我,可是试图扑腾了半天,也丝毫没有动静。


靖佩瑶走到了他的床边坐了下来,看着秦子墨的睡颜轻轻地笑了笑。


 


“怎么睡姿这么难看,还趴着睡,跟个小孩一样。”


他小声地对自己说着,温柔得不像话,生怕吵醒了正在梦中的自己。


作为一只咸鱼抱枕的秦子墨光明正大地看着靖佩瑶,突然有点紧张。他从来没有见过靖佩瑶这样的一面,他忽然不想发出声音了,只想静静地听他这么对自己说话。


 


“抱着抱枕睡不难受么?”靖佩瑶又开了口,小心翼翼地把秦子墨本体胳膊下面的咸鱼抱枕抽了出来扔在了一边。


 


终于挣脱了怀抱的咸鱼抱枕秦子墨,整个人,不对,整条鱼都松了一口气。


 


靖佩瑶仍然没有离开,好像还有话说。


秦子墨想,他很少有比自己起得早的机会,应该是第一次看到仍在熟睡的自己。


那么,他到底想说什么呢?


 


 


“子墨,秦子墨。”靖佩瑶低沉的声音唤出秦子墨的名字,“你说你啊,怎么能这么粗心,整天没心没肺的,你真的感觉不到?”


 


秦子墨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了。


 


“算了,也有可能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明知道我喜欢你,也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你说你吧,竟然真心话是没有喜欢的人……那也好,你不喜欢我,至少现在也不喜欢别人。那你就还是我一个人的咸鱼。”


 


“就当做,永远的秘密吧。”


 


靖佩瑶的声音依旧温柔如水,平日里慵懒的民谣嗓音此时更是带着婉转的深情。


 


秦子墨确认了很久,自己没有幻听。


他作为一只咸鱼抱枕,竟然听到了靖佩瑶对自己告白。


 


可是他什么都不能做,更不能跳起来回应。


 


最后,靖佩瑶凑近了他认为仍然在熟睡中,呼吸均匀的秦子墨。就在秦子墨以为他要吻向自己本体的时候,他突然克制般地停下了动作。


 


靖佩瑶拿起了咸鱼抱枕,摇摇头,鼻息里发出了自嘲的叹音。殊不知此时这才是真正的秦子墨。


 


他的吻,蜻蜓点水般地,落在了咸鱼抱枕上。


属于秦子墨的咸鱼抱枕上。


也就落在了,此时的秦子墨脸上。


 


 


 


 


秦子墨再次醒来,是在几个人窸窸窣窣的讨论声中。


自己仍旧没有变回去,还又落在了另一个怀抱中,他分辨了一下,是左叶的。


 


 


“怎么办,我回来的时候墨哥还没起来,我叫了他半天也没用。”左叶抱着咸鱼抱枕和哥哥们说着情况,语气很焦急。


“我走的时候他也睡得很熟,我说怎么今天子墨那么晚还没醒,我想着他今天没什么事,就没叫醒他……”靖佩瑶很自责,觉得早上出去的时候,应该把秦子墨叫醒才对。


“要不我们赶紧打120吧?”秦奋提出了建议,征求大家的意见。


“也只能这样了,但我们要低调一点,先瞒着公司,不然被粉丝发现,引起什么胡乱的猜测就不好了。”韩沐伯冷静地想了想,决定和秦奋到客厅去商量一下然后打电话,“左叶,你也一起出去吧,让佩瑶先看着子墨,人太多在房间里空气也不流通。”


 


左叶乖乖地点点头,想把咸鱼抱枕放回到床上,一不小心,咸鱼抱枕从床边滑掉了地上,还磕到了柜子。


秦子墨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受到了撞击,他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在心里大喊出了声。


 


 


就在撞到柜子的那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身体一轻,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秦子墨觉得好像自己有了什么变化,靖佩瑶正坐在床边皱着眉头看着自己,哥哥弟弟们已经去了客厅。


 


 


他反应了一下,举起自己的手看了看。


太好了!他回去了!


 


 


“子墨?你醒了?”靖佩瑶皱着的眉一下子舒展开来,惊喜地叫出声,他准备把其他三个人喊过来的时候,就发现刚刚一直熟睡中的人坐起了身,一下子抱住了自己。


 


“瑶哥……”秦子墨软软的声音因为长时间的睡眠变得有些沙哑,也更加可怜兮兮。


靖佩瑶愣住了,怀里的人把自己抱得很紧,生怕一松手就丢了一样,他把手自然地回抱了回去,搭在秦子墨的后背上,温柔地轻抚着。


 


“子墨……你怎么了?”


“瑶哥,我再也不说谎了。”秦子墨的脸埋在靖佩瑶的肩膀上,仍然不肯松开,像个极没有安全感的孩子,“我不要再变成咸鱼了。”


“嗯?”靖佩瑶没听懂他的意思,有些疑惑。


 


“我说没有喜欢的人是骗你的。”


 


秦子墨偏过头亲了亲靖佩瑶的耳朵,用特别小声但是足以让对方听清的声音说道。


 


“我喜欢你,最喜欢你了。”


 


 


 


-END-



评论

热度(447)